时时彩官网

?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职工文苑>我的回忆(节选)

我的回忆(节选)

发布日期:2020-12-22   来源:本站   作者:李克运   阅读:420
分享到:

四、我光荣的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1951年在甘肃高台县留影纪念

1947年6月在山西静乐县集训学习两个多月之后,我们被正式分配到晋绥军区独立二旅下属的各团。我当时被分配到21团炮连在警卫排当战士。该连的连长是柳庆功(当时团的警卫排属于该连管理),分配到部队不久即召开了全团动员大会,21团政委罗**进行了政治动员。主要是说:我们独立二旅,奉党中央毛主席的命令,要由山西开赴陕北去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毛主席。


延安保卫战

这是我成为解放军战士第一次参加规模较大的革命政治动员会,政委给大家讲了全国的革命斗争的大好形势,讲了陕甘宁边区的斗争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当时国内形势是:蒋介石集团于1947年3月对我人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遭到失败之后,便集中主要军事力量向陕甘宁边区和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国民党进攻陕北解放区投入了三十四个旅,二十三万主力军,这是国民党最大一支战略预备队。国民党在陕西的总指挥是胡宗南,他们当时的战略企图是解决西北的问题,割断中共的左膀右臂并妄想把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赶出西北,然后集中兵力再进攻华北,企图实行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

当时领导给我们讲陕北的斗争形势和党中央的部署安排是:针对蒋介石的企图和陕甘宁边区的情况,为加强领导,中央军委决定所有陕甘宁解放区的野战部队和地方武装统归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和中央西北区书记习仲勋指挥。同时成立了西北野战兵团,撤销了陕甘宁野战集团军的番号。继后党中央机关和毛主席等人胜利转移,主动撤出延安。之后,为了适应战争发展的形势,在陕北清涧县枣林沟举行会议,决定中共中央、书记处、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和党中央机关及总部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解放战争。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朱德和一部分中央委员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此外,以叶剑英、杨尚昆等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一部分人员组成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移至晋绥解放区进行工作。

彭德怀与萧三,艾青,赵仲池,习仲勋(左起)等在一起

陕甘宁边区彭德怀、习仲勋指挥的第一野战军,有六个旅,两万多人装备很差,弹药奇缺,敌我双方力量悬殊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打胜仗。中央军委决定的战略方针是首先打击最猖狂的胡宗南部队,将他紧紧拖住在西北,使他不能增援其它战场,并且利用有利时机歼灭有生力量,争取人民解放军早日进入战略反攻。

西北野战军掩护中央机关总部和广大群众从延安转移,一部分兵力部署在延安以北地区,用运动防御战阻击敌人进攻,集中主力在富县西南地区待机,经过六天的激烈战斗共歼敌5220人,保证了中央机关胜利转移,实现了主动撤出延安,诱敌深入,寻机歼敌宏伟计划。

胡宗南部队占领延安之后,得意忘形,以为他们胜利了,蒋介石大讲:雪我十余年之积愤,陈诚重弹三个月内可击溃中共主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军寻机歼敌,于1947年3月—4月份40多天的战斗中,在十倍于我的强敌面前,连续在青化泛、羊马河、蟠龙等地区,进行了三次成功的歼灭战,共歼敌13300多人,活捉敌31旅代旅长和167旅旅长李昆岗。三战三捷沉重的打击了胡宗南反动集团的气焰,增强了陕甘宁边区军民的胜利信心,稳定了陕北的战局,鼓舞了边区军民的士气,并为西北我军转入战略进攻奠定了基础。接着我西北野战军又集中兵力在陇东“三边”(即:靖边、定边、安边)又打了一个漂亮仗,收复了地区。

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

为了继续粉碎敌人对陕甘宁边区的进攻,加强西北野战军的力量,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根据地,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命令我所在的独二旅归属西北野战军指挥,西渡黄河到陕北根据地与兄弟部队一起继续战斗,取得最后胜利。我们独二旅就是在陕北这样的形势下,西渡黄河到了陕北。

五、转战陕北,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1947年8月部队由山西静乐县出发,经岚县、兴县,从兴县罗裕口渡口乘船渡黄河到了陕西神木县界,经过紧张的急行军到达神木县一个重镇—高家堡附近,包围了国民党在该镇内驻扎守敌一个团。经过一晚上的激战歼灭了守敌。这是我们独二旅到达陕北旗开得胜的一个战斗。据说部队进城后,有的士兵违反群众纪律乱拿东西,我当时在团警卫排主要负责战斗后勤供应单位的警卫工作,未有进城内。

此战斗结束后,部队未有休息,随即继续行军向陕北边城榆林城(榆林市)开进,当时兄弟部队已包围了榆林城的守敌,我部在敌人的飞机干扰扫射下进行了急行军,经过一天的行程到达了榆林城,加入了外围的战斗行列,扫清外围战斗后,组织攻城失利未克,但牵引胡宗南主力部队北上的目的达到了。

当我军包围榆林城时,蒋介石发现我军这一行动目的后,即令胡宗南调动了整编第三十六师两个轻装旅,日夜兼程支援榆林。我军当时的目的是歼灭榆林守敌,调动国民党军队主力北上,以策应我晋冀鲁豫野战军陈毅兵团南渡黄河,推进豫西建立根据地的战略任务。攻榆林未克,暂放攻打榆林城的战斗,把后方机关一部分人员伪装成我主力军队,东渡黄河迷糊敌人,将真正的我军主力隐蔽在米脂县西北地区待机歼敌,我们是晚上连夜撤出榆林,冒雨急行军到了指定的地方集结。这时敌军36师孤军冒进米脂沙家店地域。我军以部分兵力牵制敌29军刘勘主力五个旅,我军则集中了六个旅于8月18日向敌36师发起进攻战斗到20日,全歼敌36师主力6000多人,(敌师长带少数人员逃窜),俘虏敌少将旅长刘子奇、少将参谋长罗秋佩。据说我军伤亡了1814人。沙家店战役是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进攻的第一仗,意义非常重要。

榆林战役

沙家店战役

我第一次参加包围攻打榆林和沙家店战役,我在二旅21团炮连警卫排,沙家店战役时,我们警卫排随团指挥所进行战斗,在指挥所团领导正忙于指挥前方部队战斗,不防敌人的60炮弹落在团指挥所,当时炸伤了团罗政委,炸死了年轻的副团长柴枫,对我团来说是很大的损失。经过攻打高家堡,包围榆林战斗和沙家店战役,以及行军、打仗,我得到了很大的锻炼,虽未在第一线冲锋陷阵,也实际品尝了行军打仗的滋味。

----参加关庄岔口追击战

我军发起沙家店战役,调动胡宗南主力北进的时候,陈谢兵团乘胜由晋南、豫北南渡黄河出击豫西,直逼潼关。严重威胁胡宗南指挥中心—西安。胡宗南为解关中之危,又从陕北调动八个旅南下应急,并留少部分兵力在陕北,担任防守。我军为拖住敌人主力,策应陈谢兵团在豫西创建根据地,采取追击、截击、阻击的战法,于1947年9月14日—16日进行了关庄、岔口追击战,重创南撤之敌。当时我团在沙家店战役之后,未有歇息,按照统一的部署,日夜行军,按计划到达指定地域,追击敌人,此次战斗歼敌4000多人,我军也有1503人的伤亡。迫使敌人龟缩在延安地区,不敢再疯狂活动,达到我军的作战目的。

----参加黄龙延清战役

1947年 西北野战军黄龙延清战役

这次战役是在榆林、沙家店、关庄、岔口几次战役之后,歼敌三万一千余人,打退国民党在西北重点进攻的美梦。敌人疲惫不堪,急需整补,不能南下解西安、潼关之危。但敌人为防止陈谢兵团进入潼关,于1947年9月17日至20日把陕北一部分部队用空运抵达西安。敌人在延安以东、以北等地部署的部队仅有整编76师师部,整编36师残部以及12旅、24旅各一部分,进行分兵把守。这时敌人在黄龙山区驻军只有六个团的兵力分散驻防。我军根据当时敌我形势,乘胜歼敌,不给敌人有喘息的机会,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于1947年9月至10月24日,发起了黄龙、延川、清涧战役。当时我们独二旅担负攻坚延川县城守敌的任务。我当时所在的团负责从延川城南发起攻击,首先是扫清外围据点,然后发起总攻,经过一晚上的战斗,全歼了守敌。在这次战斗中我团副团长张燕举在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这是我团又一次重大损失,我们都为他的牺牲而悲伤不已。

延川战斗结束后,我们马不停蹄的急行军,北上参加清涧县城的攻坚战。清涧县城一面在山坡上,一面在山底的平地上,周围环山,地形十分险要。首先是扫清城外围敌守据点,并于10月23日发起攻城的战斗,经过一晚上的攻坚和巷战,到10月24日下午打扫战场,战斗基本结束,在我军准备撤离县城之时,敌人的增援部队已到了城西向我军射击,我军就很快撤出县城,迅速进行了转移。这次战役我军以2564人的代价赢得了歼敌11386人的胜利而结束。活捉76师中将师长刘昂、少将师参谋长刘子超,少将师新闻室主任温思程和24旅少将旅长张新,攻克收复了延长、延川、清涧、子长、绥得等县城,一度解放了黄龙、韩城、白水、宜君等县,为西北野战军主力而后南下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从战略上有力配合了陈谢兵团的作战行动。

----参加第二次进攻榆林战役。

转战陕北重要战役——两次攻打榆林城

黄龙、延清战役之后,胡宗南集团在陕北只剩下整编29军部分兵力守备在延安、甘泉、富县等地。此时边城榆林只有22军主力及地方部队共九千余人在守备,处于孤军孤城的态势,当时西北野战军考虑到进攻延安守敌,条件尚不成熟,决定北上攻打榆林,扫清北线障碍,造成而后南下的有利态势。于1947年10月22日由彭德怀副总司令率领三个纵队和地方武装一部分向榆林开进。经过几天的行军到达了榆林城下,于1947年10月27日至31日进行了扫清外围守敌的战斗,外围守敌扫清之后,于11月2日至8日两次向城垣发起攻击,均因准备不足而未攻克。此时宁夏的马鸿逵援敌35000多的兵力逼进榆林,我留一部分部队继续包围榆林城,其主力连夜撤出榆林,西进阻击和歼灭增援之敌。当时连夜行军走的是沙漠路,行走非常的艰难,经过连夜行军到第二天早晨到达了指定的作战地域——元大滩。11月14日、15日于援敌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歼敌4000余人。但援敌很狡猾,其主力绕道进入了榆林城。此战役由于我军思想轻敌,对于攻城和打援估计的不足,准备的不充分,虽然共歼敌6806人,但我军也付出了4334人的伤亡代价。

西北野战军,经过紧张艰苦的三个多月的反攻作战,歼敌三万多人,收复了广大地区并开扩了黄龙地区,建立了人民政权。此时西北野战军已发展到五个纵队75000余人,地方武装发展34000余人。

----参加我军进行的新式整军运动

西北野战军新式整军运动

1947年11月元大滩打援军战斗之后,我军撤出了榆林。西北野战军,根据部队连续的作战几个月需要休整,同时部队俘虏成分增多,被解放的士兵不知为谁当兵、打仗。以及部队中暴露出来的惧怕艰苦,违反群众纪律,甚至在战斗中,表现有贪生怕死等各种问题。决定从1947年12月上旬,利用严冬季节,结合根据地的土改运动,在全军各部队中进行以“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意志)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在“三查”的基础上开展“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群众练兵运动,为我军转入战略进攻进行充分的思想和作战技术的准备。我当时在二旅21团通侦连连部当通讯员兼饲养员(因为当时连队编制,连部有一匹战马,用来给连长、指导员托行李),我的连长是郑**,指导员孟惠远(转业到郑州农科院),还有赵万保当时是我连二排骑兵通讯员(转业到郑州国棉四厂、一厂工作)。当时我们连住在陕北清涧县玉瓦垣村,亲自参加了新式整军运动。在运动中查阶级时给我定的贫农,工作埋头苦干,不怕艰苦,不贪生怕死。经过“三查”的新式整军运动,确实提高了阶级斗争觉悟,增强了战斗意志,为谁当兵,为谁打仗更加认识明确,大大的提高了练兵的热情。苦练杀敌本领,成为大家的自觉行动。打到关中去,活捉胡宗南的战斗口号深入人心,为战略进攻做了充分的思想和战术准备。

此次新式整军运动结束后,西北野战军总部向中央作了总结报告,毛主席高度称赞这样的好做法。并与1948年3月7日发表了《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新式整军运动》一文。西北野战军经过九个多月的作战,收复陕北大部分地区并与晋西南解放区连成一片,我们掌握了主动权。敌人在西北战场虽然还有39个旅,23万余人,但战斗力大大削弱,在我军整训的同时,我团的领导和侦察排的人员,在上级的组织下,对进入关中的门户宜川县进行了反复的侦察和战前的准备。(李克运)

上一篇:当我走向黄河
下一篇:宋新民回忆录